Crush on You-43

繁花绮梦:

1-5  6-10  11-15  16-20  21-25  26-30  31-35  36-39 40-42

 


 


 


 

43.

 


 

他跟左博说的都是平常的话,敦促他起来去淋浴。外面天漆黑,为了要开灯,他去拉上了窗帘。

 

“还在下雨。”他扭头说。左博扯着被子不露脸。

 

他走回床边,隔着被子推了推他的腰,左博简直要跳起来,搂紧被子滚到墙边,贴墙躺着。他无意低头,扫一眼自己裤腰,松垮垮看不出来,可还是疑心,要用手抹一抹,这才屈腿跨到床上,伏过去摸他的肩膀,再摸到头顶。

 

害羞也不是这样的。

 

他是害怕。

 

“左博。”

 

不回答他。

 

冷了一会,他问:“要不要我出去……等会再进来?”

 

这次探出毛茸茸的头,被沿拽到眼睛下面,圆眼睛,眼皮内双睡成了外双,睫毛密密,黑眼珠定定的,犹犹豫豫吐了一句:“……你不要出去。”

 

他坐到床上去,低头看他。

 

左博又把被子拉了起来。

 

他隔着被子轻轻揉他的背:“你先去洗澡……”

 

被子扭了扭,大概是摇头。

 

“那我先去洗?”

 

这次又没动静了,大概是同意了。

 

“那我先洗。”他说完离开了床,开衣橱找内衣,拿完了眼睛扫到左博的衣物,帮他也拿了,回身放在床角。

 

冲淋特地拉上外门。热水一下来,淋浴玻璃很快就模糊了。他听到开门的动静,想喊左博,忍住没出声,只是转了个向,背对外面——一定看不清的,最多看一个人影,但左博也许介意。水声很大,左博在外面做什么一点听不清,无非是洗脸上厕所,他听到抽水声,隔了一会又是关门“咔”一声。

 

 

 

洗完擦干了,换了上衣内裤长裤,站在镜子前照了一会,近视的关系,贴很近才看清冒出的胡茬。人天天看自己,看不出变化,而且人还有一种错觉,错觉时间是静止的,每一个当下都是固定的,不会变化。但变化其实一直在进行,无法阻止。想这些有的没的挺没意思,他只是突然想,要是十年前的自己——那是高二升高三,和左博现在一样大,这个假设包涵两层意思,一个是他和左博同龄,一个是他和左博同代——回到十年前,他们可不可能,或者放在今天做同学,他们是不是更可能一点。

 

他出去了就找眼镜,已经想到第二天早会要宣布分班消息的事。房里转了一圈,他开的灯还亮着,白光填满空间,静止的,凝固的。

 

左博不在。

 

他先去看窗外,还在下雨,再看手机——提示满屏,无非是几个人多的微信群,总有人在说话。看左博头像有提示,只有一条。

 

“苏老师,我回宿舍了。”

 

事后叫他苏老师,怎么看都有点讽刺,尤其再翻到上面,前面洋洋洒洒的对话,左博的语气突然都像撒娇。只有这条,直白的,公事公办,我回去了。他捏着手机坐回床上,盘腿坐了一会,拨了左博电话。

 

拨号音响了一会他才接。“喂。”

 

“你回宿舍了?”白问。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真的?”

 

平时一定反驳他“不然能去哪儿?”今天就老实回答,“真的。”

 

“你怎么证明?”他知道他宿舍的高三学生都搬走了,就他一个住。

 

那头沉默了。

 

他倒有点慌了,问他:“真的回宿舍了?你在哪里?”

 

左博道:“在宿舍。”

 

他说:“不行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

左博道:“你别来!”

 

他问:“你到底在哪里?”

 

左博道:“我真的在宿舍,但是苏老师你别过来。”

 

他问:“为什么。”问的时候突然出了一身汗。

 

左博停了没多久,但他却觉得很久。左博说:“你别来,我真的在宿舍,我拍照给你看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,一会传来一张照片,是他的桌子,摊开着一本书。苏凯文点开放大了看,数学书。他回他:“怎么知道你是现在拍的?”已经有点逗他的意思了。他们之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只是有经验,平稳地端着,显得无声无息,但左博的波澜他已经感受到了。

 

没想到左博又给他回了一张照片,是他开了电脑,点开时钟,显示的是当下的时间和日期。“我在宿舍”,左博就写了这么一句。

 

他把手机扔到一边,躺了一会,头顶日光灯太刺眼,他起身关灯,房里瞬间就黑了。在黑暗里摸回床上,拉过左博刚才裹的被子裹到身上,他又在被子里脱了上衣和长裤,推到一边。

 

很久没一个人睡,床徒然变宽了。如果他和左博同龄,一定立即质问他,为什么事后走人。他翻了个身,也滚到墙边挨着墙壁,这是左博最喜欢的睡姿,一定要贴墙,要么用背,要么用胳膊。他曾经以为,是为了给他让地方,时间长了,不需要语言,只是身体靠在一起,好像就懂他很多。他只是需要一堵墙,靠着。但他家里,他的床,放在房间中间,四处不靠。

 

还是想问他为什么逃走。他从被子下探出手,摸床上的手机,摸到了又推开。还不如问他怎么洗澡,鉴于他总是抱怨宿舍里限制热水,也许只是借口,为了过来和他住。他可以不担心他的。或者不要用担心他的理由去和他说话,直接了当一点。

 

你为什么要走。他心里想,合上了眼睛。

 

 

 

第二天是周五,左博要么过来住,要么就得回家。这么点事,他翻来覆去想了一个上午。早上早会提了分班结果,统共十五分钟,一个个报过去不现实,他只简单讲了几句话,鼓励为主,也很传统,说这是他们人生道路上第一个分岔口,又补充说——所谓分岔口也不过是他这一代人的价值观,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性更多,能做选择的时间点也更多,不必要如临大敌。说给所有人听,他想左博明白。发下去一人一张分配表,左博的名字靠后,他分在<7>班。物理班有5个,他只粗略看了一下每个班级出现的频率,像是均匀的,至少看着是随机分配。

 

发完表格全班大乱,一时喧闹鼎沸,他也没阻止,只是走到杨晴雪身边,低头看她手里的表格。杨晴雪仰头朝他看,他问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杨晴雪没说话。他问:“不满意啊?”杨晴雪把纸平铺到桌上,只说:“笑不出来。”他略微笑了笑,心里却有些骇然,杨晴雪分在<6>班,没和左博一个班。

 

左博他没问,居高临下当然能看到,看他只扫了一眼就把纸叠起来压到书里了。

 

他的课在下午,临别在即,班主任似乎得说点什么。他先回头在黑板上抄了三道作文题,粉笔沿着句子划很长一道,点点句尾,道:“去年的高考作文题,”点下一道,“前年的,”最下面一道,“我考大学那年的。”回讲台前,撑着讲台往下看,说:“今天的作业。”底下一片哗然。等他们感慨完了,他才挺直腰,抵着讲台,面无表情说:“接下来我想问问,你们对分班有什么看法。”响起更大的喧哗声。他瞥左博,左博却没朝讲台上看,倒是周助隔着走廊一直向左博看。他大声道:“有什么想法一个个说,”点了杨晴雪,“你先说说看。”

 

杨晴雪站了起来,手扶着桌面,站了半天没有一句话。

 

他说:“你坐下吧。”

 

杨晴雪扭着坐了回去,表情是克制的。他低头,不知自己为何要和她过不去。大概是想劝她学生时代的迷恋不值一提,可惜这点意思无法无声传递。尤其他不太懂杨晴雪为何偏偏喜欢左博。只因为他长得好看吗。

 

“左博你说说看。”

 

他看到杨晴雪吃惊和愤怒的目光。

 

左博慢吞吞站起身,眼睛也不朝他看,是不是心理作用,总觉得他站姿怪异,叉着腿。他这边先低下了头,就听到左博说:“随机分的……我没什么感觉……我,没跟周助一个班,”看向周助,周助脸上有点窘,转开了头,已经有人在笑了,“忘记带书可以问他借。”全班有一秒的迟疑,突然爆发出大笑。左博自己也笑了笑。他看见了,说不出什么感觉,平时好像不那样笑,因为对着他都是羞涩的,高兴写在脸上又不愿意给他看的笑。这个很简单,就是笑了笑。

 

这样假公济私没完没了。他让左博坐下,又问了另两个学生。问完了要总结,似乎该说他既然做过不止一天他们的班主任,以后班主任的身份会像一个惯性——应该要这样表示,我的门永远对你们打开,你们是我带的第一批学生,感情不同。

 

但他不想说。

 

涉及到需要比较才能得出结论的感情,要时间来证明,到达那个时间点之前,都是假话。即刻的真情实感,如果在十年八年后发生变化,那也是假的。他有一次上课开玩笑说,每一个最高级,最后都会变成比较级。人生说不定的。

 

左博也不反驳他,有的时候左博试探问,他知道他想问什么。掰着他的手指数数,一个两个三个——抬头朝他看,“是三个吗?我是第四个。”“什么第四个?”左博又数一遍,“初中,高中,大学,大学毕业……四个。”他抽回手,没回答。左博伸出胳膊勾他的脖子,后面的话也许不敢再问。是不是最喜欢他。

 

他低头收起讲台上平铺的分班信息表,再看看时间。

 

他问下面的学生:“三篇作文一个周末能写完吧?”又是一片怨声载道。他说:“我知道你们很聪明的,既然是往届高考作文,题解和高分试卷网上都能搜到。谁要是抄了被我看出来,期末英语考试扣十分。”一片哀嚎里有人喊:“那要是没被你看出来呢?”有人笑了。他自觉恢复了常态,轻松笑说:“那也算本事,当然就不扣分。”

 

下课他给左博发消息:“晚上去哪儿?”没有指明,既可以当去哪里吃饭,也可以当去哪里住。但是等到放学左博都没回。

 

他去教室找他,他已经走了。还有其他学生在,和他打招呼,他只点点头,走到左博桌边。桌子有他没带走的书,但反正他人是已经走了。

 

他又给左博打电话,打了两次都不接,再想打,他倒打了过来。

 

“你在哪里?”问得开门见山。

 

左博道:“我回家。”

 

他把教室走廊的窗推开,一阵风过去,樟树叶哗哗响,像一场小雨。

 

“到家了?”

 

“还没。”

 

他不说话了,左博倒是接上继续说:“刚才在骑车,现在停在路口。快到了。”

 

“你在想什么?”他问,闭上眼睛,这问题没头没脑,其实不好回答,只是一种情绪。

 

左博那头沉默了。

 

他睁开眼,楼下零散有些学生,骑车,走路,三三两两,还有同事抬头见了他挥挥手。他说:“分班的事不用想了。不会影响我们……”他还要再说,左博打断他。“没想这个。”

 

“那怎么了……”他有点怕左博提昨晚。

 

左博道:“我想跟你分手。”

 


评论

热度(215)

© 雨山之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