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久见人心「何瀚x苏星宇」ABO-9

皓月逐人近:

前文: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


9


苏星宇在何瀚家里窝藏了三天。

 

外面有多少大炮追着,田心天天都在他耳边念叨。然而没用,他一句发情期我有什么办法给对方堵回去,档期就往后一推再推。田心还心有不甘,质问他平时抑制剂难道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吗?他想了想回答:“本来是没事的,见到了何瀚,就不行了。”

 

真不要脸。

 

这话当然不会当着何瀚的面说,何瀚也不总是在家,他终归不会围着苏星宇转。苏星宇其实也没必要围着对方转,但奈何他哪里也去不了,只有等,不知是等何瀚回来还是等发情期过去。

 

但只要何瀚在家的时候,他们就基本把时间消磨在床上。反正一个临时标记也要两三天才能消退,苏星宇对着何瀚身上那股味道,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发情。有的时候他自己都受不了自己,尤其是何瀚撩完他就跑的时候,他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忍啊忍,连何瀚回来了都不给开门。但是卧室里床上到处都是何瀚的味道,他越忍越委屈,到最后何瀚好说歹说哄他打开门时,一双眼睛红得就像小白兔一样。


何瀚哪能不懂,当然是抱过来就亲,一边手伸进睡裤去摸他下面,早已湿的不成样子。他把苏星宇推到床上,扒掉内裤,并着一双脚踝抬高曲起折向胸口,手指抽出来,伸进苏星宇嘴里:“你尝尝。”他声音又低又哑,霸道地说,看着苏星宇皱起眉却说不了话。分开对方牙齿抵到舌头的同时,他下面的棍子也抵着入口慢慢插进去。

 

苏星宇真是要死去活来,纵使平时再为所欲为,这三天里也口不对心地把好话说尽了,早先说的关于要分手的话,更无暇也无脸面再提及。夜里睡不着,他翻来覆去地想,还是太高估自己。本能是本能,喜欢是喜欢,抛开这两点才能离开何瀚,太难了。

 

最后一天何瀚家里来了个人,门铃响起的时候苏星宇探出半个脑袋来看,被何瀚一把摁回去锁在卧室里。他倒是瞧见了人,穿纯色衬衫,休闲牛仔裤,袖口精致十分讲究,但人不是特别耀眼,而是透出一股清秀的气质。苏星宇躲在房间里百无聊赖,又有些好奇,索性打开了电视看实时监控,视频影像里客厅中的状况一览无余。

  

来人长相很是好看,微笑从容得体又带一点倨傲,然而气色苍白,而且身形高挑却瘦弱。苏星宇不用分辨也察觉得到这人是个Omega。客厅里刚坐下来的人神色也有点异常,毕竟何瀚家里日夜缠绵的气息太过浓重,Alpha和Omega结合后成熟统一的气味也无法掩饰,他略显不安地坐下来,探究的眼神望了望何瀚。

 

何瀚不动声色地朝卧室的方向瞄了一眼,淡淡地解释:“带了个Omega回来随便玩一玩,还在发情期里不太好见人,我就不叫他出来了。”

 

苏星宇盘腿坐在电视机前:“靠。”

 

坐在对面的年轻男人不带情绪地哦了一声,但是问:“随便玩一玩也要标记?”

 

何瀚露出了一个平静地微笑:“没有,是临时标记,闹着玩的。”

 

苏星宇心想关你什么事啊问那么多管那么宽,但转念又有点明白对方质疑的立场。此时这人却不发话了,他用修长的手指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图纸,一边递给何瀚一边说:“何总,这是说好了今天送到你手上的设计稿。”

 

何瀚接过来,但是没看,直接放在一边。他依然看着对方,张口就说:“是你的手笔,我没什么不放心的。放在这里我晚一点过目。”

 

对面的人不可置否地点点头,作势要站起来。

 

何瀚也立刻跟着站起来,犹豫了一下,问:“陆森,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 

陆森依然平静,但露出了一点自嘲般的微笑,摇了摇头。

 

何瀚没有理会,他看着有些犹豫,但想要解释的语气终究是少有的坚持:“我忘了你今天会过来,否则我……总之是我不好。”

 

苏星宇躲在卧室里一声不响地望着屏幕,听清了何瀚这句话,面无表情关掉了电视。

 

隔了大概五分钟,有关门的声音传来,何瀚走回来敲了敲门。

 

苏星宇没有动。

 

于是何瀚就自己开门进来,他不知道苏星宇为了看他和陆森把窗帘都拉起来了,还在奇怪房间里怎么要搞得这样暗。看清楚是苏星宇侧着身体睡在床上之后,他走过去推了推对方。苏星宇背对着他,没回应,在黑暗里用力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

“睡着了?”何瀚小心翼翼地凑到他耳边,压低声音试探。

 

苏星宇赶紧闭上眼睛,他心跳如鼓,却作出装睡的样子。

 

何瀚等了片刻,终于叹了口气,手绕过来很轻地揉了揉苏星宇的头发。像幻觉一样。苏星宇闭着眼,闻到何瀚身上和自己一样的味道,不知为何却觉得更加像是一场梦了。

 

 

醒来时何瀚躺在床的另一边,开着有点昏暗的灯光在看书,哦不,是看刚刚送来的那一叠图稿。

 

苏星宇慢慢坐起来,他倒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就真的睡着了,只觉得看到何瀚就一阵头疼。

 

他理了理头发,装出来疑惑的样子:“……你回来了?”

 

何瀚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苏星宇指的是什么,抬头笑了笑:“人家早就走了,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。”说着又垂下目光翻过一页,“为了等你我晚饭到现在都没有吃啊,说吧,宵夜吃什么?”

 

苏星宇想了想:“随便。”停顿一下又状似随意地问,“今天来的那个人,谁啊?”

 

“陆森,我请来的设计师。”何瀚头也不抬地回答,“也算半个朋友吧。”

 

这答案太模糊,太完美,滴水不漏,苏星宇当然还想继续问。


你是不是挺欣赏他的?


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他?


都太蠢了。而且何瀚定然不会回他,他多半只会高深莫测地笑一笑。这还算是好的,要是何瀚矢口否认,那他算不算是自取其辱?

 

当然算。



第二天一早,苏星宇就明显度过了发情期,田心立刻亲自过来把他接走,当天下午和晚上都出了通告。


何瀚还有点疑惑苏星宇怎么说好就好了,跟他自己念叨的一样,说三天就三天,比新闻联播还要准时。


那天晚上,苏星宇趁着何瀚出门买宵夜,躲在厕所里给自己打了一针临时抑制剂。何瀚不知道。


 

tbc.

评论

热度(384)

© 雨山之巅 | Powered by LOFTER